吹皺一池春水,干卿底事?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五代晚唐詞  馮延已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QUOTE:
謁金門

風乍起,吹縐一池春水。

閒引鴛鴦香徑堙A手挼紅杏蕊。

鬥鴨闌干獨倚,碧玉搔頭斜墬。

終日望君君不至,舉頭聞鵲喜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轉貼 :

QUOTE:
思念情人,等待情人,是詞初起時的常用題材。晚唐詩風浮靡,詞也因入樂由歌女唱出,因此詞人填詞也綺麗纖穠,以女性口吻寫出。

上闕寫少女在花園等待情人到來,倚著闌干,看著輕風把池水吹起圈圈漣漪,鴛鴦在池中戲水。少女在小徑徘徊,閒極無聊,便把杏花摘下來,放在手中搓揉。

下闕寫少女倚闌的情態,她已等了大半天啦,仍不見情人來,但聽到喜鵲的叫聲呢!詩人沒說情人有沒有來,但喜鵲是好的預兆,大概她不會失望的。

詞中景物將春天喜氣渲染出來,所以等待久了,即使惱人,大概也因情人到來,一掃而光的。

中主李璟很欣賞這首詞,便對馮延巳說:「吹皺一池春水,干卿底事?」馮延巳答道:「怎及你的細雨夢回雞塞遠,小樓吹徹玉笙寒呢?」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 好一句「吹皺一池春水,干卿底事?」 值得深思一翻~   
評論(2)

對於咁既詩詞冇乜興趣,因為睇唔明ˊ0ˋ



  弦外之音~玄之又玄~   


發表評論
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。